客服热线:400-179-9888
首页>行业资讯

今日股市动态

发布时间:2019-10-09 08:34

东方雨虹

  重大事项点评:股权激励计划修订增加应收账款考核条件,保持增长更重质量

  事项:公司于2019年9月28日公告《第三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修订稿)》,对股权激励草案的公司层面业绩考核进行修订。修订稿新增考核要求:2020-2023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增长幅度低于当年营业收入增速。

  新增应收账款增速考核,目标改善现金流:公司历史上收入增长较快,高速发展的同时资金占用较多,尤其是2015年底开始实施PS战略,旨在扩大收入规模,增加收入增长对销售人员的KPI考核权重,使得应收账款增加较多。在2012-2018年的7个年头里,共有5年时间公司应收账款增速高于营收增速,现金流已成投资者最为担忧的问题。公司新增应收账款增速的行权条件,显示其改善现金流的决心。

  扩大激励范围至大量销售人员,合力管控应收账款:公司扩大激励范围,待激励人员涉及公司各区域的销售骨干,其中销售类人员共计938人,占总激励人数的42.9%,相较第二次股权激励的销售人员占比提升6.4pcts。公司从与应收账款涉及最深的销售人员入手,将以内部管控和激励的形式,降低销售人员对应收账款的懈怠及容忍度,众员工合力管控应收账款,提高营收质量,保障现金流稳定。

  风险因素:地产投资的周期性波动风险、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风险、宏观经济波动风险、应收账款回收风险。

  盈利预测及投资建议:公司修改股权激励计划,增加对应收账款增速的考核指标,从公司内部以股权激励形式,管控应收账款过高问题,防范经营风险、提升经营质量。公司在保增量注质量的情况下,预计公司业绩增长仍有较大成长空间。基于此,维持2019-2021年收入预测为194亿元、257亿元、336亿元,预计公司2019-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21.41亿元、26.73亿元、33.51亿元,维持2019-2021年EPS预测为1.43/1.79/2.25元,给予目标价25.83元,维持“买入”评级。

  恒逸石化

  公司价值被低估,向上空间值得关注

  现阶段公司价值被低估

  文莱炼化项目投产在即,预期经济效益较好,投产后有望为公司带来较大的业绩增量。对于公司价值市场主流观点是采用相对估值法,即2020年净利润*市盈率。一方面,准确预测投产当年公司盈利并不容易;另一方面,2020年炼化、PTA、涤纶处于景气周期的不同阶段,对应什么市盈率水平也是主观判断。为更好地量化公司内在价值,我们采取分部估值对文莱炼化项目及公司原有业务分别进行分析。

  文莱炼化项目采用DCF法估值

  将文莱炼化项目估值对标上海石化600688)并不妥当,原因有二:1)我们预计文莱炼化项目盈利能力优于上海石化;2)文莱炼化项目与上海石化装置存续寿命期存在显著差异。考虑到炼厂存在独特性,不完全可比,我们采用DCF估值,文莱炼化项目内在价值为669亿,扣除负债为503亿。

  原有业务采用重置成本法估值

  公司参控股PTA产能1350万吨/年,聚酯长丝短纤产能合计590万吨/年,瓶片产能150万吨/年,己内酰胺产能40万吨/年,并参股浙商银行4%。使用重置价值,尽可能能追溯各装置的投产时间估算成新率,并且参照最新的投资强度。PTA、聚酯涤纶、瓶片、己内酰胺资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权益分别为56.6/106.7/13.6/18.0亿;浙商银行4%权益在港股市场最新价值为32.0亿。

  存在较大的向上空间

  截止2019年9月30日恒逸石化000703)市值为370亿,而我们认为恒逸石化合理价值为579亿,存在较大的向上修复空间,文莱炼化项目兑现业绩有望成为股价催化剂,我们将2019文莱项目产能利用率由33%下调至16%,2020/2021年产能利用率维持90%不变,公司净利润预测调整至32.0/53.2/54.1亿元,维持“买入”评级。

  风险提示:PTA-聚酯产业链盈利下滑,文莱项目盈利情况低于预期,原油价格大幅波动等。

  宁波银行

  兼具确定性和成长性的优质龙头

  报告要点

  坚持差异化战略,城商行中的标杆

  宁波银行成立于1997年,2006年引入新加坡华侨银行成为战略股东,2007年成功登陆深交所,是国内最早完成引战、上市的城商行之一,在实现“引战、跨区、上市”三步曲的过程中,公司逐渐形成以长三角为主体,珠三角、环渤海为两翼的发展格局,业务开展始终聚焦“大银行做不了,小银行做不好”的差异化策略,辅以市场化的激励机制,逐渐成长为国内城商行的标杆。

  盈利水平显著优于同业,且率先迎拐点

  2019上半年,宁波银行19.35%的ROE和1.19%的ROA均领先上市城商行。从趋势来看,公司盈利水平在2015年以前较可比同业优势并不显著,甚至在2013年以前还略低;但近年来公司盈利率先迎拐点,且优势扩大。公司高ROE同时由高ROA和高杠杆率贡献,从杜邦分析结果看,公司较高的ROA主要来自于收入端贡献,尤其是较低的负债成本和出色的中收表现,费用则是主要的负面因子,而减值损失的影响则相对平稳。而公司之所以能够在2016年迎拐点,主要也是得益于中收表现持续向好、费用支出日益集约化以及杠杆率的稳步抬升;资产端收益水平虽然形成拖累,但主要因投资类资产配置占比较高所致,在贷款定价方面,公司聚焦小企业和个人消费贷均具备优于行业的收益率水平;同时减值损失也主要与公司审慎计提有关。

  资产质量十分优异,乃是业绩稳定高增长的“压舱石”

  宁波银行资产质量在整体上市银行中都处于领先地位,不仅仅体现在远低于行业的账面不良率,从关注类占比、不良偏离度等不良先行指标来看,潜在不良风险也处于非常低的水平,与此同时常年审慎计提积累下的超厚拨备也赋予了公司极强的风险抵补能力。公司之所以具备如此出色的资产质量,一方面固然与所处区位的先天优势有关,但另一方面,公司自身的风控体系在过往信用风险暴露周期中也是经受住考验的,波动性显著低于同业。

  正确看待公司的“高估值”,看好长期投资价值

  我们仍然从净资产真实程度、超额计提的拨备以及盈利能力三个维度来考量宁波银行所应享有的PB估值溢价。经测算,静态下公司应享相对估值溢价超过80%,与市场近1年所赋予的估值溢价中枢相当,且历史序列测算值与市场赋予的估值溢价也呈现高度拟合。考虑到公司优异的资产质量为业绩稳定高增保驾护航,同时盈利正处于向上通道,因此继续看好公司的投资价值。

  风险提示:1.企业盈利大幅恶化影响银行资产质量;


返回列表>>